document.write('
')

上海首例危害国家重点保护植物刑事案件宣判

2022-06-23 14:43:01
作者:宁波华农
53

原创 上铁法院 跨区法观 收录于合集 #案件聚焦 6个最近,国家二级重点保护野生植物金毛狗蕨成为了“网红”植物,部分消费者出于猎奇心理高价搜寻,在利益的驱使下部分花卉经营者铤而走险,在未取得相关许可的情况下,从他人处收购野生金毛狗蕨并加价出售牟利。
6月22日,上海铁路运输法院(以下简称上铁法院)依法审理了一件涉嫌非法收购、出售野生金毛狗蕨植物案,此案系我院受理的全市首例危害国家重点保护植物刑事案件。案情回顾
“你所收购的金毛狗蕨都卖给了谁?”“都卖给一些熟客了。”
“为什么卖给熟客?”“因为我知道这种植物是国家重点保护的植物,卖给别人我怕被别人举报。”
2020年年底起,为了牟取利益,某花卉市场店铺的老板王某平明知金毛狗蕨是国家重点保护植物,仍从上家(已被外地法院以危害国家重点保护植物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收购,并悄悄在自己的店铺内销售。
至2021年9月,警方根据线索,在对王某平的店铺进行检查中现场查获250株金毛狗蕨,经相关部门鉴定,这些金毛狗蕨均为野生植株。在非法销售期间,王某平根据店内金毛狗蕨植株的大小、品相,以几十元到几百元不等向外出售了19株,非法获利1200余元。
王某平到案后,对自身的违法犯罪行为供认不讳,上海铁路运输检察院遂以危害国家重点保护植物罪向上铁法院提起公诉,并提起刑事附带民事公益诉讼。
法院审理
6月22日,上铁法院公开开庭审理这起案件。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野生植物保护条例》第十八条第二款规定:“出售、收购国家二级保护野生植物的,必须经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野生植物行政主管部门或者其授权的机构批准。”王某平明知涉案植物为国家重点保护植物,在未取得有关行政主管部门批准的情况下,非法收购、出售国家二级重点保护植物,其行为违反国家规定。
本案中涉案植物金毛狗蕨为《国家重点保护植物名录》中规定的国家二级重点保护植物,王某平的行为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四十四条之规定,构成危害国家重点保护植物罪。
关于刑事附带民事公益诉讼部分,王某平非法收购、出售国家重点保护的植物,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野生植物保护条例》第十八条第二款之规定,对国家重点保护野生金毛狗蕨植物资源造成破坏,影响其物种的生存与种群的更新延续,损害了社会公共利益,应当在侵权责任范围内承担赔偿损失、恢复原状、赔礼道歉等民事责任。本案经法院审理后,依法判处王某平有期徒刑一年七个月,缓刑两年,并处罚金;
违法所得予以追缴,扣押在案金毛狗蕨植物予以没收;
附带民事公益诉讼王某平于本判决生效后三个月内将涉案金毛狗蕨植物送回其原生生境进行原地保护,并承担涉案金毛狗蕨植物活体的养护费用及鉴定费用;
王某平当庭就危害国家重点保护植物行为向社会公众公开赔礼道歉。
“恢复性司法”
生态环境公益诉讼的核心目标是最大程度最优化地修复受损生态环境,应当贯彻恢复性司法理念。本案涉及对野生植物生态资源的恢复保护,必须考虑野生植物的自然生长环境、物种繁衍以及与之共生生态系统的影响等多方面因素。
金毛狗蕨属国家级濒危珍奇植物,起源于侏罗纪时代,是蕨类植物中辈分最高的“活化石”,现今自然分布范围主要为云南、贵州、四川、广东、福建、浙江及海南等省,上海不在其自然地理分布范围,且由于金毛狗蕨自然生长环境为荫蔽、湿润、富含腐殖质的酸性土壤,上海的土壤条件多数中性偏碱,也不适合金毛狗蕨自然生长,因此被贩卖的金毛狗蕨在上海地理环境下很难生存。为最大程度保护野生植物多样性资源,将涉案金毛狗蕨送回原生生境进行原地保护是当前最优化的弥补损害、恢复生态措施。
在诉讼过程中,公益诉讼起诉人也已联系好涉案金毛狗蕨植物原生生境的相关野生植物接收机构,并与王某平就金毛狗蕨送回事宜达成一致方案,由王某平承担植物送回责任。植物资源是人类赖以生存和发展的基础,保护植物多样性有利于促进人与自然的和谐共生。上铁法院作为环资案件集中管辖法院,将继续履行司法审判职能,不断强化司法保障力度,注重发挥刑事附带民事公益诉讼效能,用最严格制度最严密法治,守护绿水青山!
供稿 | 审监庭盖宇佳
原标题:《上海首例危害国家重点保护植物刑事案件宣判》


  • Copyright © 2002-2021 www.nbhnc.com. 宁波华农 版权所有

  • 网站地图  
  • 宁波华农频道提供最新最全的农业新闻,包括农业要闻,地方动态,行业新闻,国家政策等等信息,希望对广大农业工作者有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