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龙江植物考察记

2020-01-17 05:23:08
作者:宁波华农
200

独龙江是云南最偏远的地理单元之一。它是一条大河,也是贡山县的一个乡。作为大河的独龙江,发源于伯舒拉岭,入贡山境内形成古老神秘的独龙江河谷,从钦郎当出国界后,成为跨国大河:恩梅开江。做为一个乡,它与世隔绝独居一隅,是中国境内独龙族最大的聚集地。
很久以前,我便听说过独龙江女侠李恒越冬考察独龙江植物的故事,独龙江也成为我最想抵达的一个梦——它是云南这个植物王国中的王国,也拥有最独特的人文风情。
2019年,我终于得偿心愿,在这一年里,先后跟着做百合属分类和鳞毛蕨分类的朋友,分别在6月和10月两次进入独龙江,考察了从高山到河谷的不同植被,体验了雨季一头一尾的独特风情。

本文作者与独龙江纹面女的合影 本文图片均由作者本人提供

本文作者与独龙江纹面女的合影 本文图片均由作者本人提供

第一次进是跟着西藏农牧学院做百合属分类的陈学达一起进独龙江,他主要来采样百合属和豹子花属植物,用做实验材料。第二次我跟着昆明植物所的叶俊伟和左政裕,主要是采集300号左右标本,以高黎贡山北段的特有植物为主要目的,顺带采集鳞毛蕨属植物,我主要是协助采样,顺便看看沿路的野花。
以下是两次进山考察的手记。

独龙江白利瀑布

独龙江白利瀑布

汽车开出贡山城,向左拐了一个弯,便上了高黎贡山。印度洋的水气翻过担当力卡山和高黎贡山,在山谷间集结起奔腾不息的云雾,瞬息万变。
海拔向上,沿路的山坡上出现了铁杉常绿阔叶混交林,散发着冷峻气息的铁杉林里夹杂着缅甸云杉(Picea farreri),笔直的枝干拔地而起,伸出的枝丫凌乱地伸向天空,其上密集地悬挂着松萝,随着微风轻轻颤动。
从2100米的中山湿性常绿阔叶林直到独龙江隧道口,一路杜鹃怒放,仿佛不散的彩云飘落,旱季结束,万物复苏,横断山区一派生机勃勃的景象。

独龙江风光

独龙江风光

2019年5月31日,我和西藏农牧学院做百合属分类的朋友从怒江州的首府六库开始,沿着奔腾不息的怒江往上游前行。
怒江州里正在打一场攻坚战,国庆之前要把丙察察线全线修通,我们恰好赶上最繁忙的时候,一路尘土遮天蔽日,道路泥泞且碎石密布,时不时遇上封路,一堵就是几个小时。过了亚坪村不久,我们遇到几次特别长时间的封路,整整堵了一个晚上,不断打着哈欠,凌晨五点才开到贡山县城。去贡山保护局办入山手续,又耽误了几天,最后和四川大学做杜鹃属分类的朋友会合,才一起往独龙江而去。
独龙江隧道口向左手方向走,便是通往独龙江的老公路,在经历了一整个冬天的大雪后,公路处处都是塌方,车子往前开了一段就遇到十几米高的石头堆,根本无法再往前一步。弃车步行,阳光朦朦胧胧,飘忽不定,走了几公里便飘起了雨。我们沿着岩壁往前探索,岩壁下长着许许多多的白珠属植物,正在开着小小的铃铛一般的花,白色花的是刺毛白珠(Gaultheria trichophylla),还有一种白里透粉的红粉白珠(Gaultheria hookeri),散发着微弱的芳香。

红粉白珠

红粉白珠

刺毛白珠

刺毛白珠

沿着老公路继续往前走去,路边出现了一种色彩十分明丽的灯心草——走茎灯心草(Juncus amplifolius),灯心草科正好是我感兴趣的一个类群,于是蹲下来仔细研究了一会,只见它6枚花被片全体红褐色,柱头远远地超出花被,顶端三裂,每一裂片又各自螺旋状扭转,形似红酒开瓶器,十分神奇。

直角凤仙花

直角凤仙花

走茎灯心草

走茎灯心草

路边逐渐出现了高大的糠秕杜鹃(Rhododendron sperabiloides)和多趣杜鹃(Rhododendron stewartianum),海拔渐高,站在公路的边缘向下看去,山坳里有一片像是湿地一样的田,傈僳人称之为月亮田,说是在满月时分,月亮的倒影会映射在田里,美丽非凡。

月亮田

月亮田

开出独龙江隧道后,继续沿着老路走,路边出现了美艳的苣叶报春(Primula sonchifolia),花冠的色泽像是紫罗兰,沿着冠檐长有一个黄色的五角星,长花柱花的柱头轻轻伸出冠筒,在雨水的滋润下,格外娇艳。

苣叶报春

苣叶报春

多趣杜鹃 

多趣杜鹃 

糠秕杜鹃


  • Copyright © 2002-2019 www.nbhnc.com. 宁波华农 版权所有

  • 网站地图  
  • 宁波华农频道提供最新最全的农业新闻,包括农业要闻,地方动态,行业新闻,国家政策等等信息,希望对广大农业工作者有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