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农户、大农场、智慧农业与农村金融

2019-11-17 17:11:10
作者:宁波华农
196

小农户、大农场、智慧农业与农村金融

◆  ◆  ◆

一、小农户

40年前的1978年,18户安徽小岗村农民按下红手印,冒着极大的风险,以 “托孤” 的方式立下生死状,在土地承包责任书上按下了红手印。时任生产队队长严俊昌、副队长严宏昌、会计严立学甘冒风险,契约书中白纸黑字地写上了甘愿承担责任的话,他们和村民的勇气和担当,创造了 “小岗精神”,拉开了中国农村改革的序幕。

小农户、大农场、智慧农业与农村金融

分田到户只一年,粮食就获丰收:1979年小岗生产队打下足足13.3万斤粮,户均产粮6600多斤。而在此之前,农民每人每天只有2两8钱口粮,出去逃荒要饭是常事。

当地的凤阳花鼓戏唱词形象的反映了这种变化,大包干之前的小岗是 “泥巴门,泥巴床,泥巴囤里没有粮,一日三餐喝稀汤” ;大包干之后的小岗是“吃不愁,穿不愁,腰里不断十块头,又娶媳妇又盖楼”。

39年后,乡村振兴战略写入了十九大报告,这个战略将成为未来十几年、甚至几十年中国农业农村发展的一个主线,在那段文字里,专门提到了 “实现小农户和现代农业发展有机衔接”。在党的报告里,专门提到 “小农户” 这样几个字,之前是没有的。

小农经济是我国农业经济的特点。我国农户的数量大,现在还有2亿多的农户在从事农业生产经营。同时,我国农户可耕地面积小,户均规模大概只有七亩地,这个水平相当于欧盟的四十分之一,相当于美国的四百分之一。虽然土地流转在各地试点已经展开,但是有在未来的很长一段时间,小农经济依然会在中国广泛存在。

所以,乡村振兴一定要让小农户和现代农业有机衔接。

“钱从哪里来” 就成为一个绕不过去的问题。

农村金融一直存在服务的短板。相比于城市,金融机构在农村的网点、人员都十分的匮乏。有数据显示,2015年农村金融的信贷可获得性占比30%,比城市的信贷可获得性占比50%低20个百分点。

这中间有巨大的供给需求缺口。2007年左右,中国邮政储蓄银行采取农户联保的方式,率先在河南新乡试点。“我们每开一个信贷网点,来申请贷款的人要排队申请,因为有小贷,业务一下子就都起来了。” 一位邮储银行的相关人士回忆道。

中和农信,参照尤努斯模式在中国进行了实践,全国有超过4000个信贷员,在一线农村地区,通过对家庭情况、日常生活等软信息的搜集去判断风险,深入到最基层,成为农村普惠金融的典范。

2015年,阿里巴巴提出了农村淘宝牵线万村的计划,招募了当地的 “村小二”,成为农村淘宝的合伙人。“村小二” 需要先垫资,帮助农民通过线上进行商品、农产品(000061,股吧)代购,当货品到了以后,当地人才会把钱给他,把货拿走。这个时候,每当遇到农忙时节或 “双十一” 等这些大促的节日,“村小二” 的垫资压力非常大,蚂蚁金服就对 “村小二” 进行授信,给他一个初始的额度。

在河北省清河镇柳林村的一对返乡大学生,他们毕业之后,回到家乡跟农村淘宝合作开了一家店做起了 “村小二”,初始授信额度只有5000块钱,但是随着他们使用次数的增多以及信用的积累,蚂蚁金服就可以根据需求不断的提升额度。三年多过去了,这对大学生现在的额度已经达到了12万,单笔支出12万。这个数据化授信的模式,就是业界广为人知的 “310模式”——3分钟申贷,1秒钟到帐,0人工干预。这样的一个业务模式已经实现了全国的全面覆盖,累放金额已经超过了4000亿,笔均金额只有不到7000元。

小农户、大农场、智慧农业与农村金融

通过 “数字化+线上加线下的熟人模式” 的方式来进行放贷,这就是蚂蚁金服农村金融的1.0模式。

◆  ◆  ◆

二、大农场

改革不是一劳永逸的。大包干,让小岗村一夜跨过温饱线。然而, “一粮独大” 的状况让小岗村在此后20多年里始终没有迈过富裕坎。

“大包干” 20多年后,小岗村陷入发展困境。2003年,全村人均收入仅2000元,低于全县平均水平,村集体欠债3万元。

小岗村没有躺在功劳簿上不思进取。近年来,小岗村通过加快土地流转、开展集体资产股份合作制改革、实行 “农民变股东” 试点等农村发展的创新举措,再次踏上改革征程。目前,流转土地面积已占可耕地面积的60%以上,以集约型现代农业的形式经营,实现了土地经营效益的最大化。